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山东潍坊,一座拥有古老灵魂的海洋城市

2022-10-04 14:43:41 1732

摘要:山东潍坊,一座有着古老灵魂的海洋城市。如果来到潍坊,一定要到这座城市的滨海去看一看,从那些世代相传的讲述和沉寂千年的遗址中,领略蓝色潍坊的神韵……煮海为盐:人类海洋文明的开端行走在潍坊北部的大海边,一座座白色的“盐山”有序地排列在渤海之滨的...

山东潍坊,一座有着古老灵魂的海洋城市。如果来到潍坊,一定要到这座城市的滨海去看一看,从那些世代相传的讲述和沉寂千年的遗址中,领略蓝色潍坊的神韵……

煮海为盐:人类海洋文明的开端

行走在潍坊北部的大海边,一座座白色的“盐山”有序地排列在渤海之滨的万亩盐田里。捧起一把海盐,颗粒晶莹。你可知道,这每一颗盐粒都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更诉说着几千年的辉煌。

盐是百味之祖,盐是历朝历代的经济支柱。《中国盐政史》谓:“世界盐业莫先于中国,中国盐业发源最古在昔神农时代夙沙初作煮海为盐,号称‘盐宗’。”而作为具有深厚海洋文化底蕴的潍坊,即是盐宗故乡。

首向大海,惠及世界。现在,我们把目光回到5000多年前的远古时代。那时,在今潍坊滨海一带,原始夙沙氏部落的瞿子在用海水煮鱼的过程中发现了盐。于是,世界海盐历史就从“夙沙氏煮海为盐”的故事开篇了。

众所周知,海洋是一个拥有无穷资源的宝库,是地球上最大的盐矿。作为世所公认的盐宗,夙沙氏以其伟大的发现拉开了人类开发利用海洋的序幕,开启了海洋资源开发的新时代,形成了中华海洋文明的“渔盐文化”基调。

自此开始,海洋盐业生产薪火相传,不断创新,一直是我国海洋开发的主要行业。数千年来,大致经历了煮、煎、熬、晒四个阶段。汉代以后由煮盐改为煎盐,明代以后改为熬盐,清代以后改为晒盐。得益于这一原始创造,沿海地带的海盐生产活动越来越多,盐业越做越大,地域越扩越广,影响也越播越远。追根溯源,煮海为盐被人们称为是海洋技术的开端,夙沙氏被誉为是海洋资源开发的鼻祖。

作为一种生产方式和文化现象,盐业的发展使沿海地区深受盐卤浸泡的土地,积淀了厚重的人文底蕴。海盐,成为海洋文化的发轫之作和重要载体,滋养了中国,影响了世界。公元13世纪。一位名叫马可•波罗的意大利探险家,来到中国后说:“在城市和海岸的中间地带,有许多盐场,生产大量的盐!”由此可见,中国海盐早在古代就以文学形式传播到海外。从这个角度讲,潍坊又是世界海洋文化的源头之一。

关于潍坊海盐历史的最早记载,可追溯到夏朝。《尚书•禹贡》在介绍九州时记载:海岱惟青州。嵎夷既略,潍、淄其道。厥土白坟,海滨广斥。厥田惟上下,厥赋中上。厥贡盐絺,海物惟错。意思是渤海和泰山之间是青州。嵎夷治理好以后,潍水和淄水也已经疏通了。这里的土又白又肥,海边有一片广大的盐碱地。这里的田是第三等,赋税是第四等。这里进贡的物品是盐和细葛布,海产品多种多样。今潍坊地域时属古青州。这说明在距今4100多年前的夏朝初期,潍坊生产的海盐已成为进献朝廷的贡品。按此推算,对应关于夙沙氏煮海为盐,夏代与炎黄时代仅相差几百年。夏禹贡盐应是潍坊海盐快速发展的生动诠释。

沧海桑田,史料为鉴。潍坊滨海的盐业摇篮地位,无疑是经过了千万年的历史积淀。今天,潍坊仍然是全国最大的海盐生产基地,这些都源于这里悠久的海洋盐业文化。

更为宝贵的是,先人们在煮海为盐的同时,还创造发现了“盐精灵”的养生价值。几千年来,盐民们在大海边劳作之余,饱经风雨和湿冷环境侵袭,却依然强壮地延续着数千年盐业生产。这一秘密,源于他们发现阳光照射后的天然海盐颗粒有着很好的除湿驱寒功效。后来,一颗颗盐粒以热敷的方式被中医大范围的应用于养生保健,一直流传至今,不仅传承了古老的海洋文化,更让打造起了潍坊盐文化产业的醒目品牌。

盐山座座,饮水思源。煮海为盐是大海向人类奉献的一份贵重礼物。如今,潍坊沿海地区的盐民和从事涉盐行业的人们,仍旧沿袭着当地古老的传统,在每年特定的节日里祭祀盐宗、盐神,虔诚地向海洋洒下一片感激之情。

乌常泽:南燕国的海盐重镇

您应该记得,在金庸先生的武侠巨著《天龙八部》中,慕容博、慕容复父子一生都在为光复大燕国而疲于奔命。他们所谓的大燕国中有一个南燕国,曾建都于潍坊境内,并在海边大规模发展海盐经济。缘于此,历史记住了一个古老的地名:乌常泽。

翻阅历史,《晋书·慕容德记》载:东晋,安帝隆安年间,亦即南燕建平年间(公元400年—404年),南燕国君主慕容德设盐官于乌常泽,开发盐业,以广军国之用。乌常泽,又名黑冢泊,魏晋南北朝时期属乐安郡寿光县,今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大家洼区域在此范围内。

慕容德(336~405),后改名幕容备德,字玄明,南燕建立者,定都青州广固城,鲜卑人。他是前燕国君慕容皝之子,慕容儁和幕容垂之弟。前燕亡后归前秦。慕容垂建立后燕,封他为范阳王。北魏拓拔圭攻占河北后燕被截为南北两部分。慕容德于公元398年(隆安二年)率4.3万户,车2.7万乘,渡河占领滑台(今河南滑县东南),称王。公元399年(隆安三年),北魏又攻占滑台,慕容德接受尚书潘聪的建议进取山东。这年3月,占领琅琊,“徐兖之民归附者十万余户,自琅琊引兵而北,迎者四万余人。”后攻占今潍坊市青州境内广固城,杀东晋镇守广固的幽州刺史辟闾浑,在广固城建都立国,史称“南燕”。慕容德于400年(隆安四年)正月即皇帝位,改元建平,占据今山东及河南一部分。

乌常泽,大家洼。时光穿梭1600年,两个地名的变化形象地诠释了一个地方的沧桑变迁。慕容德建立南燕国后,特别重视铜铁的开采冶炼和关系国计民生的制盐业。建都的第二年,他派官吏到商山(今临淄铁山)去开发铁矿,兴办炼铁业,又在乌常泽(今大家洼)设立盐官,管理盐务,增加税收增强了国力。强大的东晋和北魏也不得不对南燕国刮目相看。而支撑这一强盛局面的主要经济来源即是临淄铁山的铁和潍坊滨海的盐。乌常泽,名副其实为当时山东、河南一带盐业中心。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历史上长期分裂割据的时期。公元220年,汉献帝禅位,曹丕称帝,建立魏国,出现了分裂割据的局面。公元589年,隋朝灭陈,统一全国,分裂割据的时间长达360多年。对于这个时期的盐业产地,史籍记载较为分散。但是,《晋书》中对乌常泽有明确记载。这说明,其地在当时极具重要性。

元兴三年(公元404年)2月,青州地震,慕容德惊忧成疾,当夜死去。慕容德病逝后,慕容超即皇帝位。慕容超是慕容德的侄子,即位前是南燕国北海王,时北海国辖有五县,大部分在今潍坊市内。可惜他掌权不到一年,就酿成了众叛亲离、互相攻杀的混乱局面,商山炼铁与乌常泽制盐也相继停止。失去了盐铁经济支撑的南燕国从此开始走向衰败。

风云变幻,闭目合卷。因了海盐之重,南燕国时期的乌常泽,在潍坊沿海的历史风云里无疑又一座丰碑。这期间,南燕国在这里掀起的盐业生产热潮,使之成为当时的经济重镇,更成为潍坊海洋文化的一个人文符号。

时光流转千百年。新中国成立后,这里先后建起了山东羊口盐场、潍坊纯碱厂等大型国有企业。1995年8月,两家企业强强联合组建了山东海化集团,并以此为依托成立了潍坊海洋化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后改为山东潍坊滨海经济开发区。昔日的南燕乌常泽,今天的滨海大家洼,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海洋化工基地。

固堤场:岁月深处有繁华

海盐源起夙沙氏,潍盐旧出固堤场。潍坊见证了中国盐业的源起和发展,而固堤场则见证了元代时期潍坊盐业的辉煌。

何为固堤场?现在的固堤场是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央子街道的一个村庄。元朝时期,它是潍坊沿海地区的一个大型盐场,同为盐业管理机构的驻地,时设有司令、司丞,与潍县、寿光县平级。据《元史•食货志》载:“元代开始设场,山东所隶十九场,曰,官台、王家岗、固堤……”据《固堤场创建鼓楼记》:“固堤场创自至元己卯(1279年)……”

固堤场域主要包括潍北沿海地区盐场,即今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央子街道固堤场、林家央子、崔家央子、横里路等村庄区域。

元朝时期,山东盐业生产规模在宋金基础上继续扩大,《元史•食货志》载:“山东之盐:太宗庚寅年(1230),始立益都课税所,拨灶户二千一百七十隶之,每银一两,得盐四十斤。甲午年,立山东盐运司。中统元年(1260),岁办银二千五百锭。三年,命课税隶山东都转运司。四年,令益都山东民户,月买食盐三斤;灶户逃亡者,招民户补之。是岁,办银三千三百锭。至元二年(1265),改立山东转运司,办课银四千六百锭一十九两……

从这段史料中,可以看出,随着元王朝统治的稳定与持续,山东的盐产量也在逐年增长。产量大增的直接原因是盐场的数量增加,元代在山东设盐场19处:永利场、宁海场、官台场、丰国场、新镇场、丰民场、富国场、高家港场、永阜场、利国场、固堤场、王家冈场、信阳场、涛洛场、石河场、海沧场、行村场、登宁场、西由场。从地理位置上看,沿袭金朝,从日照一直延伸到渤海的无棣,凡是适合制盐的地方,都有盐场。官台场,固堤场在今潍坊地域内。

这一时期,伴随山东盐业发展,潍坊沿海地区盐业经济和文化实现了一度繁荣。报恩寺、火神庙、关帝庙、鼓楼等古迹名胜,先后在固堤场辖区建设,成为当地历史兴盛的标志。

潍坊滨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央子街道固堤场村东北原有一块名为“大元国山东东路都转运盐使司固堤场创建报恩寺记”的石碑,详细记录了报恩寺当年的状况,也对当时的社会景象做了较为详细的记载。

据这篇碑文记叙,在潍坊市区的北面,大约80里的地方,有一个盐场叫固堤场,这里东连昌邑,西通寿光,南接潍城,北为与沧海。朝廷在此设置了一处盐业官府,官职七品,掌管政事,征收税务,监督责罚。

当时,伴随政治、经济的发展,以祭祀祈福为主的沿海民俗文化也呈现出日渐繁荣的局面。于是,天历己巳(1329年)固堤场司令黄敦武,司丞冯将仕,热心人刘泽、李华英倡议在白浪河西岸建设佛教寺院。他们在建起大雄宝殿、东西僧堂的同时,还建起了义勇武安王庙、火德星君庙各一座。并且建设规格高端、装饰考究。

至顺之元(1330年),周希哲担任固堤场司令后,开始今固堤场村西北角谋创鼓楼,以方便盐民生活。于至顺三年三月开工工建设,六月落成。

在古代,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撑和浓郁的民风信仰,是很难建成规模宏大寺院和鼓楼的,寺院的建成无疑预示着当年经济文化的兴旺发达。据民间讲述,鼎盛时期的报恩寺有300多名僧人在此修行,当年盛况由此可见一斑。

清代郭麐(1823~1893)著作《潍县竹枝词》中一文记述了元代延佑年间的社会景象片段。其云:

潍盐旧出固堤场,司令司丞官已亡。

剩有歌传司令好,岁收民馈一头羊。

知恩图报,北海祈祭。如今,千年古刹报恩寺和鼓楼已经在历史岁月中消失无踪。但是,滨海居民的淳朴信仰和感恩大海的情怀依旧没变。当前,每年正月十六举办的北海民俗祭海节,就是报恩寺祭祀文化的延续与发展。

而在从固堤场向北的海岸边,充满时代气息的海洋旅游更把人类尚海的向往延伸到了日常生产生活中。近年来,潍坊在北部海边先后建设和规划了欢乐海沙滩、马来西亚馆、摩天轮、北海渔村等特色旅游项目。海风习习中,一座现代化的滨海旅游城市正阔步走来。

盐业遗址:固守着海上潍坊的灵魂

你可曾知道,潍坊古称北海。从汉代开始,潍坊在较长历史时期内称为北海郡、北海军、北海国、北海县。这一些,都给潍坊深深地刻上了海的烙印。数千年风风雨雨,仍有一群盐业遗址站在原地,向人们诉说着潍坊与海的史实。

这就是潍坊滨海东周盐业遗址群。

2009年10月至11月,由潍坊市文化局、潍坊滨海区宣传文化中心、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中心联合组成的文物普查队,在滨海区央子街道发现了4处由100余个古代盐业遗址组成的大规模盐业遗址群。

考古成果震惊了整个世界,等于揭开了中国古代盐业笼罩着的那层神秘面纱。在100余个古代盐业遗址中,其中包括龙山文化遗址的1个,商代至西周早期遗址14个,东周遗址86个,金元遗址8个。龙山文化遗址发现,说明早在4000多年以前,这里就已经生产海盐。具体实物与真实遗址同《尚书•禹贡》里面的记述正好吻合。

这些古老的的文化遗址,是先民最早聚的集点之一。他们在这里与大自然展开了顽强的拼搏,谱写了开发海滩的历史。潍坊滨海盐业遗址,填补了我国东周时期盐业考古的空白,使人们对战国时期盐业遗址的规模、分布情况、堆积形态以及当时的制盐方式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公元前11世纪,姜太公封齐。当时的齐国是“负海泻卤,少五谷人民寡”的蛮荒之地。在这里,姜太公显示出自己卓越的治国智慧。他根据当地的情况,充分利用傍海的自然条件,开发沿海渔盐资源,发展工商业,使人们安居乐业。

公元前685年,春秋时期齐国的第十五位国君桓公任命管仲为卿,推行改革开放,巧用渔盐之利,终于实现了富国强兵,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充当盟主的诸侯。管仲认为“国无盐则肿”、“守国之国,用盐独甚”。他施政之后,“通齐国渔盐于东莱,使关市讥而不征,以为诸侯利,诸侯称广焉。”从而促使齐国成为首屈一指的东方强国,不仅推动了经济繁荣,而且促成了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

秦汉时期,潍坊海盐业持续发展。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汉武帝采纳大农丞桑弘羊建议,对盐铁实行官营专卖。此后,西汉政府在全国设置盐官37处,山东盐区有11处,潍坊有2处,分别设于都昌(今昌邑)、寿光。西汉景帝二年(公元前148年),北海郡在今潍坊境内设置。都昌和寿光属于北海郡管辖。北海与海盐在此相遇,从此牵手。

渔盐之利富饶了一方郡国,海洋资源推动社会发展。沉睡的遗址下埋藏着一个恢宏的时代,千年的追思浇铸在古老的陶片之上。千年不语,它们只是静静地坚守在原址,见证着岁月的变迁,连同那些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形成的特色海洋渔盐民俗文化。盐神崇拜、二月二龙抬头节、妈祖庙会……这其中包含着世代滨海居民心底深处最原始希冀。

于是,古遗址不远处,古香古色的北海渔盐文化民俗馆、天后宫、天妃庙,古今兼容的城市艺术中心承担起了收留乡愁的历史责任。在为渔民、盐民提供观光旅游、追踪寻根的同时,也把悠久的海洋元素留在了人们的衣食住行中。这些文化遗产和资产,不仅是我们读取潍坊地域渔盐文化的重要标识,同时也奠定了潍坊在中国海洋文化中的引领地位。

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说:“一座城市如果没有旧的痕迹,就好比一个人失去了记忆。”应该说,东周盐业遗址留住了潍坊的海洋记忆,固守着“海上潍坊”的灵魂,在流转的时光中守护着潍坊的“北海”文脉。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